首页 > 华军pk10计划网站

华军pk10计划网站

提升中国石油和天然气产量是一项艰难的政治任务,新近被列入重点开发对象的页岩油被寄予厚望

徐沛宇 | 文  

7月21日,在国家能源局召开的“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工作”座谈会上,中国页岩油开发前景被列为重要议程。当天的会议通稿称,希望各方扎实推进页岩油开发的专项研究。

作为油气增储上产的牵头组织部门,国家能源局今年两度召开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的专题会议,督战四大石油集团。

石油天然气增储上产的全国“大会战”去年下半年即拉开序幕。2018年中,习近平总书记做出“大力提升勘探开发力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批示。此后,国家能源局频频督促三大石油央企以及延长石油集团加大勘探开发力度。

2015年以来,全国石油与天然气勘查投资大幅下降;2017年,全国油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降至近十年来最低点。与此同时,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2018年,石油对外依存度升至69.8%,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升至45.3%。此时恰逢中美贸易战升级,平静多年的能源安全议题骤然升温。

今年初,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各自制定了一份“七年行动计划”,开始落实增储上产行动。投资金额的变化反映最为直接:中石油和中石化2019年上游板块投资金额增幅分别为:16%和41%。中海油在2018年就大幅提高了勘探开发投资,2019年进一步将勘探重点移至国内,国内勘探金额同比提高约20%。

中国工程院院士罗平亚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油气资源增储上产的潜力主要在老油田提高采收率、深层油气、低渗油气、深海油气以及非常规油气等资源上,特别是页岩油气。可以肯定的是,由于技术进步使非常规油气得以开发,使中国油气资源可以成倍增加,但如何勘探发现、如何低成本开采出来……还有大量理论与技术难题需要攻关。

中国的页岩油开发能否复制页岩气的成功经验?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说,中国的页岩油资源情况比美国页岩油复杂,与中国的页岩气相比,难度也更大,何时实现商业化开发还需观察。

无论页岩油开发能否获得突破,业内都已形成共识:非常规以及深海油气是大幅增储上产的主力,常规油气的增储上产则是一项长期且艰巨的工作。

“三桶油”上游投资创新高

从2015年开始,国际油价进入长期相对低位的徘徊期。再加上非化石能源的快速崛起,因此世界上大多数的石油公司都降低了上游探勘开发的投资。

但是,油气消费增长超过了人们的预期,尤其是在中国。“中国的油气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了国际上公认的安全标准,能源安全形势非常严峻。”国际能源论坛(IEF)秘书长、原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院长孙贤胜7月30日参加“一带一路”能源合作圆桌论坛时说,“日本韩国的油气对外依存度也很高,但我们国情不同了。”

从中石油的原油产量和勘探投资数据来看,国内油气行业增产甚至稳产的压力巨大。作为中国最大的油气生产企业,中石油2018年在国内生产原油7.337亿桶,比上年同期下降1.3%。同年,该集团的勘探费用为187.26亿元,比2017年的238.84亿元下降21.6%。

进入2019年,中石油大幅增加勘探开发板块投资,其2018年财报称,公司2018年勘探与生产板块资本性支出为1961.09亿元,预计2019年勘探与生产板块的资本性支出将增加到2282.00亿元。这意味着中石油的勘探开发资本支出预算达到历史最高值。

另一方面,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今年3月在全国“两会”期间还宣布,中石油将加大风险勘探投资,2019年-2025年每年安排50亿元,是目前年投资额的5倍。

中石油制定的《2019-2025年国内勘探与生产加快发展规划方案》虽未全文公布,但其透露的信息已明确,中石油2019年-2025年的上游投资规划将比“十二五”及“十三五”前两年大幅度增加。

中石化在勘探开发方面的投资体量一向远远低于中石油,但是其2019年的投资增长幅度比中石油更大。

2019年,中石化的勘探开发资本支出计划为596亿元,同比增加41%,为2014年以来最高。支出重点为胜利油田、西北油田、涪陵页岩气、威荣页岩气等。从今年上半年完成的勘探开发投资看,同比增幅达66.8%,部署风险探井同比增加了2倍。

作为海上油气勘探开发的主体,中海油的增储上产力度也不小。中海油的《七年行动计划》提出,到2025年,公司勘探工作量和探明储量要翻一番。

2019年,中海油资本支出预算为700亿-800亿元。其中,勘探占比20%、开发占比59%、生产资本化占比19%。相比于其2017年资本支出的501亿元,以及2018年的626亿元,2019年的预算大幅提升。

对于未来的支出计划,中海油书面回复《财经》记者称,未来两年,公司资本支出将会维持在相对稳定的水平;长期来看,为支持公司的产量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将坚持效益优先的原则和审慎的投资策略,资本支出整体水平会上升。

陕西的延长石油集团也加快了勘探开发的步伐。该集团相关负责人对《财经》记者介绍说,2019年集团计划生产天然气48亿立方米,同比去年净增14亿立方米,增长率41.2%。

根据油气勘探开发的历史经验来看,增加投资之后一般还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能有增储上产的成效。

“三桶油”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的油气产量从全球来看不算很低的,只是中国的经济发展较快,使得需求增长过快。现阶段加大上游投资,并不能立竿见影,降低油气对外依存度是很难的。各界要客观看待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规律。

勘探重点和增产突破口

“稳油增气”是此次增储上产的基本思路。在这一思路下,“三桶油”各自都拟定了自己的具体计划。

中石油编制的《2019-2025年国内勘探与生产加快发展规划方案》称,未来七年中石油风险勘探的基调和目标是:“深化东部、发展西部、拓展海上,油气并重、立足常规、加强非常规。” 

中石化除了继续将页岩气的技术突破和加快上产作为工作重点之外,计划重点勘探塔里木,准噶尔,四川,渤海湾和卾尔多斯五大盆地。在开发上,今年中石化加大和加快了新区产能建设步伐,比如塔里木顺北地区石油产能建设,鄂尔多斯杭锦旗地区和四川盆地彭州地区天然气产能建设。

中石化油田事业部副主任蔡勋育告诉《财经》记者说,页岩气起步较晚,近中期里页岩气仍是重点。不过中石化的常规天然气发展也处于快速上升期,潜力也很大,包括陆上和海域。近期发现的常规大气田就是很好的例证。常规气开发总体成本低,技术也相对成熟。

中海油未来在国内勘探开发的重点区域是渤海及南海海域。目前中海油在建设和在评价的新项目接近40个,其中超过20个项目在建,这些新项目将是支撑中海油未来增产的基础。深海方面,中海油在南海深水已获得储量较大的发现,如陵水17-2项目等。 

总体来看,在常规油气领域,中国主力油气田都进入了开发的中后期,产建效率在下降,要稳产还需要提高技术水平。罗平亚表示,常规油气的增产和稳产难度在不断加大。低渗透油气田的有效开发难度很大,常规天然气田的开发深度越来越深,这都要求上游的勘探开发必须要大大增加投资和技术创新、攻关的力度。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国内常规油气的主要任务是稳住产量,大幅增储上产的突破口主要还在非常规油气资源上。

王宜林今年3月透露,中石油未来要加大页岩气勘探开发力度,并对页岩气相关指标进行了上调:2020年页岩气产量力争达到120亿立方米,到2025年产量达到240亿立方米,产量再翻一番。与此同时,对致密气相关指标也进行了上调,中石油计划到2020年致密气产量调增到320亿立方米,2025年达到350亿立方米。

对于非常规油气的勘探开发前景,罗平亚分析说,与常规油气相比,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的钻井、完井、采油、采气等一系列技术都要进一步攻关,而且国外的技术也不一定适用,必须我们自己去进行创新研究。中国的页岩气开发从零开始,到现在已实现了大规摸工业化、商业化开发。未来,中国的页岩气产量还有大量增加的可能性,翻番不是问题,但这还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和技术进步。

在“三桶油”各自发力勘探开发的同时,三家公司之间的合作也开创了新的模式。今年7月,中石油与中石化宣布,将在塔里木、准噶尔和四川盆地开展联合攻关研究,共涉及探矿权区块81个、面积约30.58万平方公里;同时,中石化与中海油宣布,将在渤海湾、北部湾、苏北和南黄海盆地开展联合攻关研究,共涉及探矿权区块19个、面积约2.7万平方公里。

“一个人干活肯定不如两个人一起干活好。大家一起联合攻关,都是为了更快更好地增储上产。”有“三桶油”内部人士对此评价说。

页岩油能否复制页岩气革命

美国页岩油气的革命改变了全球的能源供应格局。与美国相比,中国的页岩气开发起步较晚,但如今也进入了商业化开发的阶段,页岩油则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

页岩油的潜力多有大?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年版)数据显示,美国从2012年实现页岩油革命开始,石油产量已增加超过700万桶/天。2018年,美国石油产量增加220万桶/天,创造了所有国家有史以来年度增产最高的纪录。BP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说,美国的增产数据证实了页岩革命有实实在在的效果,消除了人们的质疑。

据IEA国际能源署预测,中国的页岩油资源丰富,可采资源量约45亿吨,仅次于俄罗斯和美国,全球排第三位,是未来重要的战略性接替资源。不过,中国官方尚未对中国的页岩油资源发布全面的准确数据。

页岩油是储集在页岩之中的石油资源,渗透率极低,开发难度巨大。中国曾经在多年前提出过开发页岩油的想法,抚顺等地也尝试开采了一些页岩油,但一直没有获得突破。

中石油旗下的大港油田是其页岩油勘探开发的先锋。今年2月,中石油宣布,大港油田新增亿吨页岩油储量,今年底将实现5万吨页岩油产量,在中国渤海湾盆地页岩油的工业化开发上实现零的突破。

中石化旗下的胜利油田从2007年开始关注页岩油气领域,2009年正式立项研究。

今年5月,胜利油田成立页岩油勘探开发一体化项目组,对页岩油勘探开发进行攻关。胜利油田对页岩油设立了“两个三年”的目标:第一个三年是指在2020年取得页岩油勘探开发先导试的成功;第二个三年是指在2023年形成页岩油商业开发规模。

蔡勋育表示,中石化在页岩油方面一直高度重,把它作为东部老油田未来接替的战略领域来培育。一方面加强基础研究,加强选区评价和页岩油甜点区和甜点层分布,一方面加强重点地区攻关,在胜利油田渤海湾盆地、江汉油田江汉盆地和四川盆地开辟了三个实试区,部署了两批近十口井,开展地质评价和工程工艺技术攻关。目前初步完成的情况好,效果不错,取全取准了第一手评价资料,证实了地质识别,工程技术攻关进展也顺利。

蔡勋育补充说,对于页岩油开发,也要实事求是,加强基础,攻关瓶颈,稳步推进,慢不得急不得、过热更不得。希望国家适度给予财政支持、科技支持,调动各企业积极性。

其实,与美国相比,中国的页岩油开发不管是硬件条件还是软件条件,都有一定的差距。中国的页岩油属陆相湖相沉积,与美国海相沉积差异较大,有它自身特殊性。

“美国的页岩油革命获得成功,是因为具备了其他国家没做到的四大因素。”戴思攀对《财经》记者说,首先是矿产资源所有权的问题,美国的矿产资源属于私人土地所有者,土地所有者可以获得较高的经济回报,十分欢迎对其开发;第二,美国的人口密度较低;第三,美国的石油管网和油服市场比较成熟,这些都有助于页岩油的开发。另外,从经济学角度来说,美国崇尚竞争,有两三百家公司参与了页岩油气开发的竞争,使得其生产效率很快得到提升。

不过,罗平亚对中国的页岩油开发前景仍然比较乐观。他说,现在我们攻关的页岩油跟以前曾少量开采的所谓“页岩油”不是一回事,此前的“页岩油”准确的名称应该是油页岩。两者的地质条件和探勘开采模式都不一样。

罗平亚说,中国现在已经能够生产出页岩油来了,只是距离实现商业化开发还需要一段时间。根据目前的情况预计,到2025年,中国页岩油有望实现工业化生产,不过具体规模能达到多少还不好说。

对于页岩油的开发成本,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在大规模工业化量产之前,页岩油的开发可以说是不计成本的,数倍甚至数十倍于常规石油开发的成本都是可能的。美国的页岩油开发用了五六年的时间将成本降至与常规石油差不多的水平,中国的地质情况更复杂,现在还不好估算其成本发展曲线。

作者为《财经》记者,原载2019年8月5日《财经》杂志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